【武家奉】书法是中国文化的灵魂

111
鲁泰公(武家奉)

值此“水墨传承2017·九三学社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”之际,受中国文化名人诗词书画研究院院长原野所托,是以为序。

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,中国书法艺术精美绝伦。中国书法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又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承载者。

书法承载精神

书法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表一里,与中华民族精神凝为一体,是我国几千年文化的结晶,是世界艺术之林的奇葩。她呈现出华夏审美人格的心灵世界,表现出中华艺术最潇洒、最灵动的自由精神。她飘然于儒的滞重、法的森严、道的超然之外,在笔飞墨舞的律动中刻画出中国民族最真实的精神轨迹文字。

书法艺术,作为中华民族最少受外来思想影响的传统艺术,从她诞生之日起,就承载着中华民族传统的宇宙观、方法论,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。她是那样质朴,质朴得和普通中国人的性格一样;她是那样深奥,深奥得象哲学家的玄谈妙理一般。“山川草木反复于尺寸之间,日月星辰回环于尺牍之上”(蔡希综《论书法》);“譬河汉之出众星,昆冈之出珍宝,既错落而灿烂,复趢连而埽撩”;“若枯松之卧高岭,类巨石之偃鸿沟;同鸾凤之鼓舞,等鸳鸯之沉浮。仿佛兮若神仙来往,宛转兮似兽伏龙游”(欧阳询《用笔论》);她是无声的音乐,静态定格的舞蹈,抽象的绘画,大自然风云变幻的旋律。

中国传统文化主张“天人相通”,“天人合一”,儒家以“仁”为美,所以书法的创作者、书法作品的内容以及书法作品“字”的本身,都必须具有美的品德。所谓“心正则笔正”,“作书先作人”等,既是要求书者要注重个人修养,要有完备的人格美。颜真卿的作品之所以为历代所推崇,其重要原因之一是其作人的大义凛然,“平原气在中,毛颖足吞虏”。创作的过程,讲求“五合”,即“神怡务闲,一合也;感惠绚徇知,二合也;时和气润,三合也;纸墨相发,四合也;偶然欲书,五合也”(《书谱》),其中“偶然欲书”是指要有强烈的创作欲望,“五合交臻,神融笔暢”。创作的过程,书者心神必须融合到书写的内容中去,“口必至于忘声而后能言,手必至于忘笔而后能书”(苏轼语),“写乐毅则情多怫郁,写画赞则意涉瓌奇;黄庭经则怡怿虚无,太师箴又纵横争折;暨乎兰亭兴集,思逸神超”;这样达到“心手双暢,物我两忘”之境,才能达到“天人合一”之境界。

书法体现“礼制”

中国书法的不平凡气象,其根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,并总是与其盘桓在一起的。
中国书法的章法、字形、行序都能总结出很多有规律的美,并屡屡被验证。这些美不是哪个人随意创造出的,它在早期几乎都是由群体创造的。四大家之一欧阳询,他的风格在隋代就已出现,不过他写得比别人好,技艺进一步提高了。西方人把这样集体的艺术行为叫做“集体无意识”,中国则不同,是集体有意识来追求这种东西。如果在早期,商周时期是无意识的,春秋以后则都是有意识地在追求文字美,很多优秀作品都是在追求中产生的。

每个时代都有相应的文字政策。秦始皇统一天下后第一件事就是书同文、车同轨、统一度量衡。文字一定要统一,书法也要统一。当时颁布三部字书,天下人都要按这个样板写,而且由于秦代的严刑苛法,写不好不行,所以政策便行之有效。汉代之后又接续下来,尤其是汉武帝时期,历史上记载,有一官宦在给皇帝的上书中,马字少写了一笔,他发现后吓得一身冷汗,说:“误书!马者与尾当五,今乃四,不足一,上谴死矣。”大家可以想一下,写错一字,就会有这么大的灾难,真是太厉害了。东汉时,汉光武帝刘秀和汉章帝两次颁诏,统一文字,采用皇帝诏书的标准字来衡量文职官员写文书的字。说得明白,你的字不标准,不如诏书的,有司议定罪名,并“正举者”,推举他做官的人,也跟着一起论罪。

古代的皇帝、皇后也能自觉地练书法。帝王们好书法自然不是为了求得仕途,他们写字就是为了美,为了提倡规范。在帝王的推动下,中国自汉代起就从上至下形成了书法热,比今天要热得多,其结果是从篆书到隶书一百年内就完成了,并由此形成一系列标准,推动了书法艺术的发展,也形成了传统。

书法体现情操

古人认为,情感在作品中的体现是从视觉层次入手的。像孙过庭说的,掌握书写要领之后,“凛之以风神”,写字要有力量,斩钉截铁;“温之以妍润”,要有慢的、感情细腻、丰富的地方;“鼓之以枯劲”,还是用力,用枯笔来调节墨色的变化;最后是“和之以闲雅”,要从容不迫,不是故意地、做作地加快或减慢;“故可达其性情,形其哀乐”。这中间古人说得很多,如喜则笔舒,笔画写得很流畅;怒则气敛,字写得剑拔驽张,有很多具体分析。

早先人们认识不到人与书法的关系。人与书法密切地发生关系,朴素的想法就是使审美对象人格化,什么看上去都像人,人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书法按上,书法上的一些毛病也与人身上的毛病一样,最早就是这样简单的对应。应该怎么对应呢?书法中的神气骨肉血要像社会中典型的理想人才。宋代后风气大变,表现在书法像人,但不是像抽象的不具体的人,而是像“我”,像每个书写者的自我。宋代文学艺术思想的世俗化和这有直接的关联。书法与人的对应关系由游离的、理想的状态到了具体的可亲和的状态,书法就是我,我就是书法。于是提出:书为心画。书法表现人心,所以书学即心学,书法要好,心就要比别人高。心是知识修养、天才秉赋,还有道德伦理等许多东西的一个综合体。其中又引申出封建道德的东西:人品即书品。最早苏东坡提出书法可分君子、小人之心,后来他的学生黄庭坚认为,大千世界哪有那么多的小人、君子,于是增加了个俗人,写得好是君子、雅人,写得不好就是俗人、小人。书法审美的最高境界不是简单的好坏问题,有很多标准,但根源还在雅俗上。这就使人品问题纳入到议事日程上了,具体要求就是雅俗,有无个性。还有很多内容,如何看雅人、俗人?黄庭坚提出一个看法,认为书法学好后要做到两点:一是广致圣者之学,即多读书圣贤之书,使思想有一明确的方向。二是养于胸中无俗气,然后而示人,就是说首先在胸中“养”字,让它炉火纯青,脱尽俗气。黄庭坚的标准就是“得韵”:俗字是“病韵”,好字是“胜韵”。甚至多读书还能使人品格高尚,一个人品格高尚下笔就能不同凡俗。

纵观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,唯有书法对文化的依托最典型,也最深刻。认识了书法,对中国古代文化与传统、文化和传统与艺术之间的关系、人与社会生活的关系就都可认识。因此说,书法便是中国文化的灵魂,是中国文化最传神的表现形式。

【武家奉】“红宝石婚”的厚礼

1111
武家奉夫妇

妻宁可自己不买“新衣”也要履行诺言的大孝之心,使我深受感染

到今年五一,我和妻子就该庆祝“红宝石婚”了。每次打开她四十年前给我的信,心头总是热热乎乎,幸福指数升至沸点。

每次来信,看完后我就收藏起来,迭装在信封中,并作了目录提示。前几天我打开一个名为《山花烂漫》的老信封,恰恰正是我们结婚前十几天的来信,看了让人不觉眼热。

这封1977年4月16日的来信中写道:“最近我这出现一个笑话:有人来提亲。我觉真好笑,我毫不犹豫地打退了,我现在心中只装着一个奉,再好的人我也不去考虑他。 继续阅读【武家奉】“红宝石婚”的厚礼

【武家奉】水墨传承·卷首语

img_1835_%e5%89%af%e6%9c%ac
武家奉(原中宣部新闻局副局长、中国文化名人诗词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、中华祖先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)

面前这份册子,是今年4月30日,九三学社临沂市委员会联合中国文化名人诗词书画研究院,为庆祝第67个五四青年节暨九三学社成立70周年,在临沂市科技馆举办“庆祝五四青年节暨九三学社成立70周年书画展”的作品集子。 继续阅读【武家奉】水墨传承·卷首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