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武家奉】“红宝石婚”的厚礼

1111
武家奉夫妇

妻宁可自己不买“新衣”也要履行诺言的大孝之心,使我深受感染

到今年五一,我和妻子就该庆祝“红宝石婚”了。每次打开她四十年前给我的信,心头总是热热乎乎,幸福指数升至沸点。

每次来信,看完后我就收藏起来,迭装在信封中,并作了目录提示。前几天我打开一个名为《山花烂漫》的老信封,恰恰正是我们结婚前十几天的来信,看了让人不觉眼热。

这封1977年4月16日的来信中写道:“最近我这出现一个笑话:有人来提亲。我觉真好笑,我毫不犹豫地打退了,我现在心中只装着一个奉,再好的人我也不去考虑他。

……看了你的来信,又把我带到了你的身边,回到了你的怀抱,在京的一景一幕使我永不能忘。但你告诉我,咱们都是共产党员,应当以工作为重,我听你的,保证干好工作,绝不等你来批评我,对吧?”这样的“情”,这样的“怀”,如今看来,颇有几分“悲壮”哩。

既然面临结婚,她在两次来信中都提到了“粮票”的事。“过几天给你寄去粮票,请收下。我去上临时户口能换给粮票布票吗?米能买到吗?来信告诉我,不然去吃什么?”下一封来信又紧盯着问道:“粮票收到了吗?可将咱俩的粮票存起100斤,作为咱们安家的储备粮,我去时再带点面去,或带粮票换点,最好先别动那粮票,因办完事后我想叫妈妈去咱那住一段时间,连看病带养,你早先是同意的了,可千万别变。吃粮不用你管,经济紧点我不买衣服这事也得办。困难是暂时的,不要成为负担吧。”

深夜捧读着这些文字,就像四十年前的情景再现。她的字迹一映入我的眼帘,好像触摸到了她那炽热的内心,感觉到了她那急切的期待。哪怕是其中的涂涂改改,也能看得见她的真性情与心理活动过程。

尤其打动我的是,她在结婚之前就提出接母亲来京养病,宁可自己不买“新衣”也要履行诺言的大孝之心,使我深受感染,也非常乐意与她共同践行“百善孝为先”的理念。她还在信中多次“表态”:从每月32元钱的工资中拿出12元让我还账,因为我为给自己的父母看病,欠了800元债务。领结婚证那天,我用自行车带着她,花6块钱给她买了一件瓦蓝色衬衫,她还说“何必呢、何必呢”。说实话,就为这一“孝”一“俭”,我也要感谢她一辈子!

如今,她在万里之外给女儿照料孩子,倒是几乎每天与我“视频聊天”,但那镜头视窗却是一晃而过,留不下墨香,留不下端详,留不下斟酌。面前的这些信,每个字都透着感情,每句话都带着温度,每一封都会使我感动。从信中,我仿佛看到了她当年的音容笑貌,仿佛感受到她传给我的缕缕温情与精神滋养。

女儿已网购了机票,五一我要飞往悉尼。我会把妻当年的来信带几封过去,为我们的红宝石婚庆献上“厚礼”!

发布者

武家奉

中宣部新闻宣传局原副局长。现中国文化名人诗词书画研究院荣誉院长、中华祖先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。【文化名人网,聚天下名人。wenhuamingren.com 合作:whmr99@126.com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